知晴

盗笔死忠粉,男神是吴邪。
说写就写,说写不好就写不好(。)

【瓶邪】飞镖补充段子(雨村日常)

因为补充的段子加起来也有1500(……)所以就单发了

正文在这儿→http://zqdnsswx.lofter.com/post/1e21b78a_12d4d7b09


[彩蛋1 所以胖子和小哥交流了什么]

后来我问起胖子怎么就突然良心发现知道心疼我了,他先是啧啧啧了半天,才问我:“瓶仔有两天没往山里跑了,除了吃饭睡觉给你端药,你注意到那几天他在干嘛了没有?”

我心说那几天光顾着飞镖和洗碗,虽然也知道他没去巡山,但还真没注意他到底干嘛了,不是坐着发呆吗?胖子就拿肩膀顶我:“我那不是给你机会关心关心他吗!他进山了你惦记,他在家了你倒是不关心了,你自己想想你合适吗小吴同志?”又连...

【瓶邪】飞镖(雨村日常)

补充的段子发出来了,在这儿→http://zqdnsswx.lofter.com/post/1e21b78a_12d5b0bdd

飞镖课考试之前满脑子都在摸鱼,于是成功成为一级凉凉选手

雨村平淡日常 


福建的冬天实在太冷了,除了哑爸爸照旧热衷出去巡山,我跟胖子别说出门了,就是每天泡脚前脱袜子那一会儿都要做好久心理建设。可是每天憋在屋子里也实在无聊,跟胖子把扑克的一千零一种玩法都探索一遍之后,我在淘宝上花三十几块钱买了一套飞镖。就是那种最普通的,绒面金属格,黑底带数字,我敲了个钉子挂在客厅里。每天玩手机累了,就跟胖子比着扎红心玩儿,谁输了谁洗碗。

我小时候其实没怎么玩过...

【瓶邪】大雨倾盆(沙海邪中心,压抑意识流,短完)

又名暴雨时的十五分钟_(:з)∠)_

真实经历改编。

不知道别的沙漠会不会有这种情况,反正我在塔克拉玛干是真的遇到了暴雨,当时都吓傻了,之前和之后都没遇到过那么大的雨。可能也是赶得巧吧。

*是真的有点压抑,一些描写可能令人不适。


吴邪是真没想到在沙漠里能遇见暴雨。

他们进沙漠的时候天也就是有点阴,原本没太阳是件好事,但谁也没顾得上高兴。他们半下午才赶到沙漠公路的起点,吴邪拦了辆迎面驶出来的白色吉普,戴着墨镜的花臂司机说这会儿进去要在天黑前出来得赶点时间,天黑了大车多路边也没灯,在沙漠里开车不是闹着玩的事。黎簇本来还想劝,说起码回去把油加满再多采购点水在车上,结果吴邪看都没看他...

【瓶邪】化冻·社区工作者瓶×辞职邪·短篇一发完

一句话胖云。

非常平淡的小故事,里面很多梗源于现实。

这本来是元宵节的时候想写的后来变成老吴的生贺,再后来就拖到了现在emmm

有ooc啦设定错误啦一定直接告诉我哦。


化冻

1.

  吴邪现在相信了,人倒霉起来确实是喝口凉水都塞牙。

  五个多小时的飞机坐得头晕眼花、腰酸背痛,好不容易落了地,刚关掉飞行模式,就收到胖子的消息说临时有事接不了自己了。气归气,好歹自己有万能的手机,再怎么人生地不熟也不至于完全找不地方,只好自己想办法摸到死胖子的老巢去。

  这个时候W市的天气已经比春节前暖了不少,阳光也还不错,吴邪穿着长羽绒服,没戴围巾手套倒也不觉得冷。走了两步舒展一下筋骨...

【瓶邪】拔智齿·病患瓶×牙医邪·架空段子

凌晨发文,长达4000字的段子,写了N久;自己挖的坑,哭着也要跳下去?也不知道有没有人看,哈哈。

这个梗不知道有没有太太写过。反正这一段是根据我真实经历改编的。本人并没有口腔医学知识,有错误欢迎指出。

这个吴邪大概是一只沙海邪。OOC属于我。


下了电梯,张起灵费了点劲才找到位于偏僻角落的口腔科。几个二十出头的小护士正坐在简陋的分诊台后面叽叽喳喳聊着天,看上去没什么正经上班的架势,但见他过来,还是放下二郎腿招呼了一声。他只说自己是来拔牙的,找吴医生预约过了,便有个护士嬉笑着起身去叫人。

这一刻他对瞎子的靠谱程度的怀疑达到了顶峰。


他是一个...

【瓶邪】段子·一个老梗

手头最后一个现成的可以增加发帖量的东西,终于可以打瓶邪tag了,不过其实也只有一点点cp向……

吴邪第一人称。希望没有ooc。


  闷油瓶进入青铜门后的前五年里,我过了一段相对而言还算安生的日子。最开始我需要重新整顿三叔的盘口,那段时间确实很忙,神经也总是处于紧绷状态;但只要稍微有一点点空闲,我总忍不住去想与闷油瓶分别前的场景和那所谓的“十年之约”。

  我对他的无条件信任和服从简直成了一种习惯,以至于起初我完全没想过要去质疑这个约定的真实性。但随着对当时情景一遍又一遍的回忆,我终于开始注意到那些不对劲的细节。

  我意识到这个约定可能也是一个谎言。

  可是这有什么意义呢?换句...

【盗笔】沙海段子两则·黎簇相关

继续。


[脑洞小片段·《沙海》·黎簇·高速路上(1)]

  黎簇再睁开眼的时候车正好经过多雾路段,而且不知为什么这天的雾格外大,目测能见度在一百米以下,前方的车即使打开了警示灯也要等到离得相当近了才看的到,感觉十分危险。向两边看,高速路的绿色护栏仿佛一道边界线,护栏以外便是一片白茫茫,看不到任何东西,甚至包括天与地的交接处;而当视线转向前方,只能看见公路笔直地插入雾气之中。

  这使得整条公路像凭空悬浮在某个未知的奇境,一直通向一片苍茫的虚无。

  他呆了一会儿,揉了揉眼睛,冒出一句:“妈啊,我穿越了?”...


【盗笔】沙海背景段子两则·吴邪相关

为了八万发帖量疯狂刷屏_(:з」∠)_

这些段子都是高中紧张学习的间隙写的,写的都很随意,只在我自己空间发过。


[脑洞小片段·《沙海》·吴邪·不眠]

  吴邪拿起桌上的手机看了一眼,屏幕上显示的是凌晨6:11。

  时间还来得及。

  他决定稍微放松一下,于是抽出一根烟点着,靠上椅背闭上眼睛。但显然他始终没有停止思考,眉头不时皱起;其实烟草早已完全无法缓解他的焦虑了。

  差不多过了五分钟,吴邪睁开眼睛,重新投入到桌上复杂晦涩的资料中去。他的眼球遍布血丝,胡茬长满了下巴,看上去很是颓然邋遢,却因此刻的专注显出一种病态的精力充沛。

  ...

©知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