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晴

盗笔死忠粉,男神是吴邪。
主瓶邪。其他大约比较萌黑苏、胖云(现在也有老板娘了)、花秀。
努力复健中。

【盗笔】沙海背景段子两则·吴邪相关

为了八万发帖量疯狂刷屏_(:з」∠)_

这些段子都是高中紧张学习的间隙写的,写的都很随意,只在我自己空间发过。


[脑洞小片段·《沙海》·吴邪·不眠]

  吴邪拿起桌上的手机看了一眼,屏幕上显示的是凌晨6:11。

  时间还来得及。

  他决定稍微放松一下,于是抽出一根烟点着,靠上椅背闭上眼睛。但显然他始终没有停止思考,眉头不时皱起;其实烟草早已完全无法缓解他的焦虑了。

  差不多过了五分钟,吴邪睁开眼睛,重新投入到桌上复杂晦涩的资料中去。他的眼球遍布血丝,胡茬长满了下巴,看上去很是颓然邋遢,却因此刻的专注显出一种病态的精力充沛。

  西北的冬天的凌晨六点,窗外还没有半点天要亮的迹象。偶有早起的人在屋里亮起灯,远望过去灯光稀疏得像污染严重的大城市晚上的星星。吴邪书房里的灯却是从昨晚便一直亮着,此时灯管散发的热量隔着很远都能感觉到。

  这只是一个再平常不过的不眠夜。


↑这个真的是我凌晨六点写的_(:з」∠)_拖延症写作业硬是写到六点==

下面这个也是半夜写的,纯粹胡诌各种不知所云,随便看看得了。


(吴邪第一人称)

  我的注意力原本还能勉强集中,可是此刻嘴唇的干涩和大脑皮层产生的渴觉终于将它完全拉离了眼前的资料,使我不得不决定先去喝几口水。

  我站起来,顺带扫了眼手表,才意识到自己已经有十二个小时以上没有喝水了。

  这份资料很关键,跟巴丹吉林地下的工程有关,托了不少人想了不少办法才从老档案馆里弄出来,昨天晚上伙计送过来我就开始看,也没注意时间,竟然就这么看了一个通宵,也难怪身体会抗议。

  走到客厅,灯也没开,直接拎了暖瓶就往杯子里倒,脑子却还想着刚才资料里的信息。等反应过来,水已经从杯子里溢出不少了,流得茶几下面都是一大滩。

  我一边看着过满的水继续从杯口溢出,一边把暖瓶提起来,又看着茶几边缘的水从流变成滴。然后把杯子递到嘴边。大概渴了太久,这时倒喝不下几口水。

  放下杯子,才想起来还是应该把溢出来的水擦掉,不然明天伙计来收拾屋子,大概会腹诽自家老板实在太糟蹋颓废,跟失恋了一样。

  我扯了几张纸巾揉成一团,半蹲下去擦地上的水。这时才发觉自己心里竟然是毫无一点情绪的,连起码的小郁闷也没有。无悲无喜。

  我蹲着,所以离地上还没塞上瓶塞的暖水瓶口有点近,竟觉出一点热气蒸腾到脸上。这倒怪,明明水已经凉了,装水的容器倒还残留着点温度。

  我又擦了几下,把湿淋淋的纸巾扔进垃圾桶,回房去继续看资料。

  还有几页我得再看几遍。


评论
热度(2)
©知晴 | Powered by LOFTER